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创客茶社 > 第五十三章 微商的能量你一无所知(二)

第五十三章 微商的能量你一无所知(二)

作品:创客茶社 作者:鲲霸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3225 更新时间:2019-11-08 20:36

“哈哈——”中年女子笑的前仰后伏,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。

戚斌暄也附和地笑笑,然后才解释自己的创作历程,等讲解完毕后,中年女子问道:“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吗?没有借鉴别人的什么故事?”

戚斌暄想了想,回答道:“文学创作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,要说没有借鉴也是不可能的。比方说最后皇帝唱的那首歌曲‘平凡之路’,不就是用的别人的歌曲吗?你想想那歌词,‘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,转眼都飘散如烟’。起伏转折,让人印象深刻。为了配合这首颤音中传唱度极高的歌词,我把主角定位为皇帝,你想啊,‘曾经拥有着一切’,除了皇帝还能有更好的人选吗?然后是‘转眼都飘散如烟’,皇帝遭到亲人的叛离,心灰意冷,禅让皇位,还有啥比这更形象?之后皇帝去追求自己内心中的宁静,在街头卖场,等待着牛仔衣少女,这也和后面的一句‘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,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’响应和。你想想,现实中的皇帝都是坚韧刚毅之辈,怎么会轻易地禅让退位啊?这就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地方。为了表达出颤音是平民展示舞台软件的思想。”

中年男子,也就是皇帝赵泽志,看向中年女子也就是皇后,笑了笑,似乎在说你还有啥疑问吗?皇后白了他一眼,似乎在说算你过关。

戚斌暄见有点冷场,说道:“说了这么多,还没有问您怎么称呼,是干嘛的呢?”

皇帝被问得一愣,出来匆忙,还真没考虑到这些。只见那个年轻人,也就是皇帝的保镖闫长义说道:“我们老板是做大生意的,姓黄,名字叫,嗯,黄天。”

这时候,皇后又哈哈大笑起来,笑的皇帝很无辜的看着她。

戚斌暄看向皇后,皇后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,捂着肚子解释道:“没事,我每次听到他的名字都感到可乐而已,你们接着说。”

闫长义被笑的不敢说话了,心想,老板姓黄,没问题啊,黄的谐音不是皇吗,暗示身份。天,最大的不就是天吗,皇帝最大,用个天字也没问题啊。怎么连到一块就闹笑话了呢。对了,这有啥可笑的?闫长义冥思苦想,终于想到好像之前看过一句话,“黄天在上,厚土为证,我愿用全群人单身一辈子换我有个对象”。嘶——,算了还是少插嘴吧,话说不好又成笑话了。

皇帝被笑的也不好意思说话,不过转念一想,皇后也难得开心一下,由她去吧。

戚斌暄被笑的一愣一愣的,接下来该说啥,这被笑的情绪都不连贯了啊。好在戚斌暄也在茶社中锻炼出来了,接着问道:“原来是黄老板啊,久仰久仰。对了,您是做什么买卖的呢?”

这时候,闫长义已经不敢再说话了,生怕再说不对了,闹出什么幺蛾子。皇后斜坐着笑嘻嘻地看着皇帝,似乎想再看他闹出什么笑话似的。

皇帝见两人都不说话,只好自己上了,可是自己是皇帝啊,怎么知道有什么生意可做。不过灵光一闪,想起了自己经常看的朋友圈,于是说道:“我是做微商的。”

皇后已经心里乐不可支了,不过还是忍着不笑,忍得脸都有些扭曲了,很是辛苦。闫长义长出了一口气,还好这不是我说的。

戚斌暄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刚才闫长义介绍时候,说黄老板是做大生意的,而且他也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,岁数也是中年,跟自己想象中的微商形象相差甚远啊。传说中的微商不是那些年轻的、充满活力的、经常不遗余力地向自己亲朋好友推荐自己所卖商品的年轻人,或者随便卖点东西补充家用的中年妇女吗?

戚斌暄自嘲地笑笑,估计对方是不想说,于是说道:“黄老板别开玩笑了,您这气质怎么会是微商呢。”

皇帝生怕自己暴露,而且俗话说得好,一个谎言需要另一个谎言去支撑,皇帝只好接着圆谎:“小伙子,你对微商似乎有些误解。微商可是现在的新兴产业,商机无限啊。我们的商品那可是琳琅满目,什么都有。”

说着皇帝翻开了自己的朋友圈,点开一个“宋国贸易综合联盟”的朋友圈,给戚斌暄观看。

戚斌暄翻看起来,这里面东西还真不少,手表、化妆品、衣服、食物,应有尽有。突然,戚斌暄翻开一个,竟然写着卖匈真女仆,戚斌暄问道:“你们还买卖人口?”

皇帝侧身一看,心里说道,我怎么没看过这条,不过明显这个是假的吗,还不能不掩饰,于是说道:“这个只是个笑话,吸引人气的,你可以当成是个广告,一种营销思路吗。”

戚斌暄随口应了一声,然后接着边翻边问道:“你给我看的是别人的朋友圈啊,你既然是做微商的,不是应该给我看你的吗?”

皇帝看旁边皇后乐的花枝乱颤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示意她收敛点,然后解释道:“我怎么说也算个大老板,这些具体推销的任务肯定不归我管了。我只是把任务分配下去,掌握渠道、管理等一些大事就行了。”

突然戚斌暄翻到了一个感兴趣的,只见这是一个视频,上面一个男子跟对着镜头,跟观众介绍后面的一辆坦克:“朋友们都说我们微商卖的东西不上档次,那好,我就让大家见识下我们卖的上档次的东西。就是我后面的坦克!现货,无大伤,没挨过炸弹,有轻微的枪伤,钣金嘎嘎的,上道八十多迈,底盘稳,非诚勿扰。”

戚斌暄被吓住了,问道:“你连坦克也卖?”不过转念一想,这个估计也是个玩笑吧,不过话已经问出口了。

皇帝一看也是一愣,怎么还有人明目张胆倒卖军火啊,一会儿回去一定要派人好好查查他,不过自己现在的人设可不能崩了,于是强自说到:“对啊,我跟你说我的生意很大的,坦克也是我们的一项业务。”

“可是你们微商不是对着平民吗?国家不管吗?”

皇帝想了想,说道:“这个坦克是军中淘汰的物品,不过还能开,可以卖给平民,是当成汽车一样的代步工具用的。放心,我们既然敢卖,那就会做好一切手续,能上牌子的。”

皇帝这时候思路很快,刚说完又补充道:“不过这个弹药肯定是不卖的。”

戚斌暄惊讶地说道:“还真卖啊,那多少钱一辆啊?”

皇帝这下可为难了,我怎么知道一辆坦克多少钱,看了一眼皇后,算了,这个已经乐开了花的女子也是两手不沾阳春水的,能知道坦克价钱?看向保镖闫长义,见他手比划个三的手势,于是说道:“这个坦克卖三万。”

“三万?”戚斌暄惊讶了。

皇帝以为自己说贵了,于是说道:“虽然这个坦克是军中的淘汰货,可是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,我们真不挣什么钱的。”说完,皇帝还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个赞,这句话说的,应该很像一个正在应付讨价还价客户的商人了吧。

戚斌暄说道:“我知道,你这确实不挣什么钱。”突然心中产生一股冲动,戚斌暄想到,机会难得,正好碰见了,自己为什么不买一辆呢?比汽车还便宜啊。自己已经退伍了,可是平时能够开开坦克也是不错的吗,而且自己父亲、爷爷都是退伍军人,买个坦克送给他们,他们肯定会非常高兴。想到就做,于是戚斌暄说道:“你这坦克卖的这么便宜,我买一辆吧?需要一次性付清还是先交个定金?”

皇帝倒吸一口凉气,这情节发展不对啊,我就是来确认个信息,打消老婆的醋意,怎么开始卖东西了。还不能说没货,这不刚看了么,视频中这个作死的商人竟然说现货,回去再收拾他。皇帝还得硬着头皮说道:“交个定金就行。百分之十,三千块钱定金。不过这个坦克吗,你也知道,上牌程序复杂,得等一段时间。”

戚斌暄点头道:“这个理解。那好,我先给你转三千。”接着,戚斌暄和皇帝加了个好友,然后转了三千块。转过后,戚斌暄看皇帝他们没有接下来的动作,然后疑惑地看着他。

皇帝也是被看的莫名其妙,心里有些发毛,但是不能露怯,也是盯着戚斌暄的眼睛看,于是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僵在了那里。还是戚斌暄感觉气氛有点尴尬,首先打破僵局问道:“这个,你们不用出个收据吗?”

皇帝这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,说道:“你看我,长时间不做销售了,这流程都忘了。那个小闫啊,你给戚老板开个收据。”

闫长义也是很无奈啊,我就是个保镖啊,我哪会开收据啊,现在保镖也得要求“十项全能”吗?可领导交代的事情不能不办,尤其是这个领导还是顶天的,人生真是有好多无奈啊。于是闫长义说道:“我们这次来就是作为粉丝来看您的,本来就没想着能做一单生意,所以没有拿收据本和单位章。这样吧,我给你打个收到条,按上手印,这两天就来给你换收据。”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