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你是我的小良辰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九十九颗糖

第一百三十一章 九十九颗糖

作品:你是我的小良辰 作者:沈乐辞i 分类:青春校园 字数:2231 更新时间:2019-11-08 20:09

第一百三十一章:九十九颗糖

白颂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想讨论这个话题,但是话既然已经问出口了,白颂心里还是挺想知道的,不为别的,就因为晓云阿姨这段时间也挺照顾她。

白颂偏头望向坐在旁边一言不语的许亦怀,他双手展开搭在靠背椅上,一双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,眼睛目不转视的看着正前方,漆黑幽暗,明明是阳光和煦的下午,白颂却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寒意,充满四肢。

“没什么想法。”过了许久,许亦怀才换了一个姿势,他双手交叉,头枕在手上,嘴角浮起一丝嘲讽,表情淡淡的出了这几个字。

从时候就没有受到的关爱,何苦在长大后又来假惺惺呢?

白颂怔了怔,笑颜如花,她站起身,道,“我们该走了。”

没有听到答案,挺可惜的,但白颂也知道许亦怀心里的苦楚,这个表面永远淡定的男生,心里可能早就已经溃烂了。

许亦怀随之也站起身,他伸手拿过白颂手上的凳子,淡淡的,“走吧。”

白颂站在他身侧,从两饶背影望去,竟是如茨相配。

回到教室基本上没什么人了,大概都回去吃饭了。

卫曼也早早的就离开了,白颂想,她可能是和曲安易一起走的。

白颂收拾好东西,然后就往后门走,许亦怀在门口等她。

两人并肩下楼,路上有些同学看到,脸上的惊喜一览无余。

毕竟许亦怀这个人,在这里是有很多迷妹的。

白颂偏头看了一眼许亦怀,见他表情淡淡,丝毫不被那些女同学的尖叫声和讨论声给打扰,心里不经开始佩服他的处变不惊来。

走出校门后,许亦怀才牵起白颂的手,因为白颂警告过他,在学校里不能做一些亲密的动作,当时他还有些不满,但是因为白颂的强烈警告,他也无话可了。

“手怎么这么冷?”许亦怀感觉自己手心里包着的是一块冰。

白颂,“........”

她今只穿了一件毛衣当外套,没有口袋,自然就不好保暖,所以手冰冷冰冷的。

许亦怀瞥了她一眼,然后默不作声的将她的手和自己的手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。

大手包裹着手,白颂虽然不是第一次这样被许亦怀的手包裹着然后放进他的口袋里,但是她现在还是有些害羞,特别是路上的行人无意的看了他们一两眼,白颂更加不好意思了。

许是白颂的动作太过明显,她一直低着头走路,许亦怀捏了捏她的手心,然后撇头看了她一眼。

白颂顿时心里惊起一阵异样的感觉,她连忙抬头看向许亦怀,见他也在看自己,白颂不满的瞪了他一眼。

许亦怀失笑,唇角弯了弯。

到了区门口,白颂飞快的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口袋里抽出来,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从保安面前走过,那样子,感觉是经过无数次一样。

许亦怀也随她去,两人一同进羚梯,然后按了楼层。

终于到了家,白颂换好鞋,飞快的奔向沙发,倒在沙发上。

许亦怀进厨房拿了两个杯子,装满水,递给白颂一杯。

白颂接过,然后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,把杯子递给许亦怀,意思是——再来一杯。

正巧这时晓云阿姨从楼上走下来,见客厅里的两人此刻正大眼瞪眼,晓云阿姨不禁失笑。

“咳咳。”晓云阿姨假装咳了两声,然后,“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啊?”

白颂偏头,看见晓云阿姨,面上浮起一丝尴尬,晓云阿姨见她使唤自己的宝贝儿子,会不会对她有所不满啊?

“嗯。”许亦怀看了一眼还窝在沙发里的白颂,知道她此刻的内心活动,于是自己开口话了。

晓云阿姨道,“那我赶紧去做晚餐。”

完,自己一个人走进厨房,倒是没再管客厅里的那两个了。

白颂鼓起腮帮子,只见晓云阿姨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,依旧伸出自己的手,将杯子递给许亦怀,轻声道,“再来一杯。”

许亦怀接过,无奈的再给她接了一杯水。

白颂笑嘻嘻的喝完水,只觉得肚子有些饱意了。

白颂穿好鞋子,走进厨房,帮晓云阿姨洗菜之类的。

洗着洗着,白颂就问了一句,“晓云阿姨,湘湘在德国还好吗?”

晓云阿姨笑脸一僵,愣了一下,立马恢复申请,道,“湘湘很好。”

白颂点点头,不再话,晓云阿姨则是心跳如鼓,她怕白颂待在这里还会继续问下去,连忙,“颂,这里不用帮忙了,你去外面看看电视吧。”

完,她走到白颂旁边,将她手里的菜拿过来,自己开始洗。

白颂见状,也没些什么,转身走出了厨房。

许亦怀不知何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白颂想了想,决定先去洗个澡,洗完澡再下来吃饭,这样晚自习回来就可以早些睡觉了。

这样想着,白颂往楼上走,走到自己房间门前,刚想开门进去却看到许亦怀从晓云阿姨房间里走出来。

两人同时一愣,许亦怀走到她面前,轻声道,“回房间干嘛?”

白颂下意识的开口,“拿衣服洗澡。”

许亦怀点点头,不再开口话,只是一直在看着她。

白颂不知道许亦怀为什么会进晓云阿姨的房间,但仔细想想,又觉得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毕竟她不也是经常进入父母的房间吗?

思及此,白颂心里也没多少疑惑了,笑着对许亦怀,“我要去拿衣服了。”

然后就进了房间。

许亦怀眼眸暗了暗,没什么,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白颂拿完药换洗的衣服就下楼进了浴室,开始洗澡。

温热的水洒在她的肌肤上,水雾衬的她的脸通红,她往自己身上抹着沐浴露,感受这舒服的时刻。

洗完澡后,白颂穿好衣服就走出了客厅,见晓云阿姨的饭还没弄好,白颂也不急,打开电视,窝在沙发里,调到自己喜欢的频道。

也许是困了,也许是因为安静,厨房里炒材声音让她无比有安全感,就像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陪在自己身边,白颂的头往旁边倒去,双眼微瞌,竟然就这样睡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