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快穿之另类重逢 > 第160章 小媳妇(10)

第160章 小媳妇(10)

作品:快穿之另类重逢 作者:琉陶 分类:幻想言情 字数:2225 更新时间:2019-11-08 20:06

这个月快结束的时候,林生提前跟主管提了辞职的事,到时候只要支走工资,归还工作服就行了。

白天突然闲下来,他还有些不习惯。洛芗笑了笑,将菜刀递给他,甜甜道:“老公,靠你了。”

林生听着耳朵痒痒的,自从听洛芗喊过一次这样亲昵的称呼后,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。

他唇角微勾,很是受用,拿起刀子开始处理食材,他的厨艺虽然算不上精通,可也能过得去。

洛芗教了一遍怎么调制汤底之后,就让林生自己尝试。

“怎么样?”林生略带紧张的问道,这已经是他熬的第三锅汤了。

洛芗点点头,眉眼弯弯,夸赞道:“不错,你可以出师了。”

林生舒了口气,嘴边恢复了笑意。

他们如往常那样出去摆摊时,却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,他们的位置被占了,那里站着的还是认识的人,赵春杏。

洛芗不高兴地蹙了蹙眉,这什么意思,虽说那个摊位是公共的,可他们已经在那里摆了一个多月,赵春杏自己也是知道的,她突然把位置抢走,这未免有点不道义吧?

赵春杏察觉到有人在看她,转过身去,正对上洛芗的目光,她眼神飘忽,有些心虚地扭开头,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。

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后,她面色如常地继续招呼着客人,反正人已经得罪了,她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,难不成他们还能过来咬她一口吗?

赵春杏这段时间的生意一直都很冷清,可她又实在不愿意放弃,要是从一开始就没钱赚,她可能还没那么执着,可那几天尝到甜头后,让她就此罢休肯定是不甘心的,更何况看着洛芗每天都有钱赚,她就更加不想认输。

思考一番后,她认为洛芗的生意能那么好,一定跟位置有关系,所以今天她提前来把位置抢了,就是盼着自己的摊子起死回生。

洛芗拉了拉林生的袖子,淡淡道:“算了吧,我们去其它地方,懒得跟个女人计较。”

虽说心里有点隔应,可洛芗也没真正发火,她的麻辣烫味道好,无论在哪里都有顾客上门,而赵春杏生意失败那是她自己的原因,就算换了位置,也是同样的效果,她就等着打脸吧。

洛芗安置好后,像第一天那样招呼起来,正在寻找他们的老顾客听到声音,立即围了过来。

“老板,你的摊子怎么变了?”

“是啊,也不提前说一声,我们都习惯那块地方了。”

林生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,因为一些状况,所以我们更改了位置。”

众人只是抱怨了两句,就开始自觉的排好队,报着自己喜欢的吃食。

一切恢复了往常的井然有序。

赵春杏兴致满满地坐在车子旁等待着,一会有客人来了,她赶紧站起身来询问,可让她失望的是,那个客人看清她的脸后,就调转了脚步,仔细闻了闻空气中的香味,往另一个方向拐去,还小声地嘟囔道:“原来老板换位置了。”

赵春杏气得涨红了脸,接下来几个客人都是这样,丝毫不搭理她的话。

一个小时之后,赵春杏原本的信心满满变成了心灰意冷,她直勾勾地看着那边的麻辣烫摊子,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懊恼和嫉妒,觉得洛芗真是内里焉坏儿,明明手里有赚钱的办法,那天却不告诉她,还假装什么都不懂,就说些废话打发了她。

好不容易有一对情侣走上前来,她调整好心态,勉强扬起一个笑脸。

那个女孩就把男孩拉走了,还小声道:“我认识她,别在这买,她家的饺子全是一股腥味,难吃得很。”

赵春杏气得瞪大了眼,手指颤抖,她愤怒地将汤勺“嘭”地扔到一边,用筷子夹了个饺子放进嘴里,使劲嚼了两下,味道的确有些腥,可也不是不能下口呀,她恼羞成怒地骂道:“几毛钱还想吃好东西,臭丫头怎么不上天啊。”

不管她怎么跳脚,她的生意始终没有恢复的迹象,即使每天用的都是不新鲜的材料,可花出去的钱积累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,赵春杏持续亏本之后,心里开始打了退堂鼓,只能颓败地放弃做生意。

而她的男人也对此颇有微词,不满地怒道:“当初我就不赞成你去搞这些不正当的东西,结果你不听劝,非要去,现在好了吧,多的都赔了进去,你高兴了?!你满意了?!你当钱都是那么好挣的吗?可以拿给你随便挥霍?败家娘们!”

赵春杏被指着鼻尖骂也不高兴了,这段时间积攒的郁气和不快通通喷发出来,她叫嚷道:“你冲我发什么火啊?我不是也想家里过得好点嘛?我有什么错,刚开始挣到钱了,你不是也挺高兴吗,我买回来的那些东西,也没见你少吃呀。”

男人没想到她还敢顶嘴,气得差点说不出话,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你赔了钱居然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?!”

“你犯得着这么凶吗?我是有些不对,可出发点都是为了这个家呀,说来说去,还不是你没本事!要是你养的起家,我一个女人又何必每天辛辛苦苦地跑出去?不就是一百块钱嘛,大不了我出去找工作再挣回来就行了,生意失败我心里正难受着呢,为什么你就不能体谅我,安慰我一下,还非要在这里闹腾。”

男人摇了摇头,被她尖锐的声音刺得头晕,深吸一口气,无奈道:“行了,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,以后也别让我听到做生意这三个字,明明就是不靠谱的事情,你非要傻兮兮地往坑里跳,这件事就当买个教训。”

赵春杏不满意了,紧皱着眉头,“说来说去,你还是觉得我当初的选择错了,要是做生意真那么不靠谱,凭什么姓林的那对夫妻就能挣到钱?我不过是差了点运气而已!”

男人按了按额角,看着她不知悔改的样子,嘲讽地嗤了一声,“你还想跟人家比,你那点手艺就勉强能把饭煮熟,你当那些客人都是傻的吗,会白白花钱买一堆难吃东西,赵春杏,你是做梦还没睡醒吗?行了,我不想继续跟你吵,我今晚去另一间房睡。”

赵春杏看着男人的背影,气恼地跺了跺脚,心里委屈得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