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美术生生存守则 > 第213章

第213章

作品:美术生生存守则 作者:暗夜千灯 分类:青春校园 字数:2257 更新时间:2020-04-13 08:42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美术生生存守则 妙笔阁小说网(imiaobige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叶碎碎把夏辰安赶出去以后,自己对着斑驳的伤口生闷气,草草擦了擦,贴了张创口贴了事。

她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总想冲夏辰安发脾气,毫无由来地就要跟他生气,总想逃开有他在的地方。

然而只要有一会儿没见,就又会忍不住地想念起来,想知道他在哪儿在做什么,想躲在一个能看见他但他看不到的角落里,偷偷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以解思愁。

她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,刷朋友圈时看见一个熟悉的大白熊头像,上眼皮当即一跳。

万年不发朋友圈的夏辰安发了张歌词海报。

“BabyIcallinthedeadofnight(宝贝我在深夜给你打电话)

Butyoudon'tneedmelikeIneedyou(我需要你可你并不需要我)

PraythatIwon'tbealone(但愿我不会孤单)

Layingonthebed(躺在床上)

Waitingforyourtext(等着你的短信)”

发这条动态的时间是九个小时之前,也就是昨天半夜的时候发的。

昨天半夜不知道别的“宝贝”有没有接到夏辰安的电话,反正她好像是接到了的。

更何况这条朋友圈没有一个别人的点赞或者评论,就好像是……专门给她一个人看的一样。

叶碎碎搜了下歌词,发现这首歌叫《LikeIneedyou》,是首很有感觉的情歌。

情歌。

叶碎碎听着这首歌,盯着夏辰安这条朋友圈一动不动看了不下五分钟。心里好像有个小朋友在偷偷放烟花,为绚烂的火光而欢喜,却又因为震天的响声而手足无措。

从医院回去后的几天,夏辰安去徐老师那上课一直上到开学,叶碎碎则在家里休息了个爽。

因为这个暑假安排了集训,没有额外的暑假作业,她自念书以来第一次没有在开学的前一天夜里通宵补作业。

开学了以后,气氛跟往常都不一样了,上了高三,各科老师轮流给他们紧骨头,班里天天弥漫着一种即将要上战场的紧张感。

十二月份就要美术统考,他们练画的力度也加大了,画室又派过来五个年轻的助教,每组都采用(1+1)教学制,确保每个学生都能得到悉心的指导。

分到她们那组的助教是个古铜色皮肤的高个老师,他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“稍稍”,因为这老师脾气极好,把“稍稍”当口头禅,点评他们的画面时用词极为小心翼翼,常说“你这里要稍稍调整一下”、“线条要稍稍流畅一些”,因此得了这么个爱称。

叶碎碎和他们组的其他女生都爱极了稍稍,脾气好说话又温柔的男孩子谁不喜欢呢?

自从稍稍来了他们组,经常有一溜的女孩子排着队等他改画,乃至男生都跟着凑热闹——画画时不让说小话,全靠稍稍给改画时聊会儿天过过嘴瘾。

叶碎碎对其他组的助教也是兴趣盎然,经常趁上厕所的机会往其他画室里瞄一瞄,发现其他四位助教都是男的,长相么参差不齐,以稍稍老师的颜值为平均线上下浮动。

她印象比较深的是D那个戴耳钉的助教,颜值算五人中的巅峰,但气质有种掩藏不住的凌厉——是种让叶碎碎很不舒服的感觉,甚至有一瞬间让她想起来旧日巷子里那个持刀的少年。

她思绪飘忽不定第走进厕所,一个女生头朝着厕所凹着造型,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子的中年鸵鸟。

“葛婧,你在这干嘛呢?”

葛婧突然听到有人喊她,跟被人捉奸在床似的猛的一颤,手上的手机差点顺势划到厕所里。

“哦我的妈妈呀,祖宗你要吓死我!”

“诶嘿,给我抓个正着,不好好上课躲厕所玩手机。”叶碎碎眯眼。

葛婧揉了揉睛明穴,无奈道:“我画画画得要吐了,出来透会儿气。”

“你可长点儿心吧,你个王八。暑假集训么集训不去,开学了上课也不好好上,还有三个多月可就统考了,你要上天啊?”叶碎碎道。

“暑假我本来是打算去的……出发那天早上我睡过头了,我觉得这就是天意吧。在家我也没闲着啊,主管说不去集训的要交十幅素描十幅色彩,我都画了。”葛婧摊手。

葛婧说话的时候,叶碎碎进了旁边一格的厕所,变脱裤子边问道:“你们组那个助教挺帅的啊,人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,才来没几天就跟组里小姑娘搞到一起了,没一点助教的样子。”葛婧撇嘴。

“真的?谁啊?”叶碎碎惊奇道。

“就你们班那个高淑女呗,天天帮她改画,边改边聊。大长腿在的时候还收敛一点,大长腿不在的时候聊个没玩了。”葛婧翻了个白眼,“反正我不喜欢我们那个助教。”

“是是是,你不喜欢,你就只喜欢你学长——”

叶碎碎说到一半顿住,以前打趣葛婧打趣习惯了,一时没收住话头。肖祺已经毕业好几个月了,她并不知道在葛婧心里这个人是不是已经可以被肆无忌惮提起。

葛婧也是有一瞬间的失神,而后点点头,郑重其事道:“对啊,我就只喜欢我学长。”

安静填满了厕所的每一寸空气,随后一声被一声轻笑打散。

“都过去这么久了,我还是很喜欢我们学长呢。”葛婧说。

“啊哈。”叶碎碎提起裤子,“我们的小葛婧也有长情的时候呐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从厕所出去,回到漾着铅笔灰的教室画画。

练画练得久了,叶碎碎总会升起一种“她也已经到了瓶颈期”的错觉。

因为画一张是那样,画两张还是那样,好像总也没有进步。

稍稍呢,整天闭眼夸,就算你画得跟坨狗屎一样,他也会先编出两个优点来说你进步了,好像生怕直接批评几句,他们会想不开自杀似的。

叶碎碎觉得压力大的时候就不想吃晚饭,待在画室里一边搅颜料一边放任自己的思绪乱飘。

用小铲子挖去脏了的颜料,拿纸巾擦去铲子上的污色,往干净的颜料里喷水,然后搅稀。

一格,又一格。

和削铅笔一样,做着这些不用费脑子却需要细致的活,不由自主就会静下心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