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美术生生存守则 > 第212章

第212章

作品:美术生生存守则 作者:暗夜千灯 分类:青春校园 字数:2233 更新时间:2020-04-13 08:42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美术生生存守则 妙笔阁小说网(imiaobige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“您这思想先进程度真快赶上我太爷爷了。”叶碎碎说,“这都什么时代了,还能有人因为我脚后跟上有道疤不乐意娶的?我还不乐意嫁呢,这么事儿逼。”

夏辰安扶着额头狂笑一通,觉得这丫头真是太好玩了,好容易止住笑,依然弯着眉眼:“我就随口那么一说——还是处理一下伤口吧,医院里病菌多,感染了挺麻烦的。”

叶碎碎听着他的语气跟哄小孩似的,面上有点挂不住,但心里确实也是很受用,胡乱一点头。

夏辰安看她刚刚还炸得像只刺猬,这会儿却跟被撸顺了毛的花脸猫一样乖起来,觉得挺神奇的。

同时心里也有数了,知道以后怎么哄比较顺手了。

夏辰安刚走,叶碎碎就一头撞在椅背上,把自己刚刚所有行为一帧一帧在脑子里都过了一遍。

嗯,冲人吼“你别过来啊”确实挺傻的,后一句找补得也不怎么高明。

她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,对和夏辰安发生肢体接触这件事越来越敏感。有意的,无意的,都能让她如临大敌。

尽力装作自然和不在意,却不知道夏辰安究竟有没有察觉到。

也不知道他万一要是察觉了又会不会多想。

于是只能拼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:肢体接触怎么了?碰到两下至于这么怂么?你也可以摸回去嘛,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呢。

虽然恋爱经验不甚丰富,但也是从幼儿园就开始调戏小美男的一代巾帼,不该怂的。

这么一想,叶碎碎整个人都嘚瑟起来,都想跷二郎腿一边抖一边哼小曲了。

如果没有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手腕的异状的话。

刚刚被夏辰安握住的地方,现在还隐隐发烫呢。

靠。

叶碎碎捂住脸。

真够出息的。

夏辰安很快就回来了,他把买来的一小袋东西都放在叶碎碎旁边的椅子上,取出一根医用棉签,道:“自己来还是我帮你?”

“自己来就行。”叶碎碎赶紧道。

夏辰安环着手站在一边,意味深长地看着她:“你是不是挺怕我乘机占你便宜的?”

叶碎碎耳后一热。

真够欠的。

她把腿往旁边椅子上一搭,一扬下巴。

占。

随便占。

夏辰安忍笑,找了个方便上药的姿势蹲下。

尽管早有心理准备,夏辰安握住她脚踝的时候,她还是紧张了。

但夏辰安确实是个很会把握分寸的人,他不想让你多想时,就连下手的每一寸力道都能把握得刚刚好,就只是要心无旁骛地给你上药,而不会让人产生任何被冒犯的感觉。

叶碎碎习惯了以后就放松下来,甚至有点贪恋脚踝上温暖的触感。

夏辰安举着棉签朝她伤口处靠过去,只轻轻擦了几下,就听到叶碎碎发出“嘶——”的声音。

“很疼么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轻点儿。”

“好。”

哦,糟糕的对话。

叶碎碎仰起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,玩命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夏辰安变换动作的时候,握住她脚踝的那只手指腹无意间擦过她脚后的皮肤,酥酥麻麻的电流就一路窜上尾椎骨,激起微弱却令人失控的快感。

夏辰安擦药擦到一半,犹豫着说道:“其实……我是第一次帮别人上药,不是很清楚这些东西的用法怎么说呢……擦完之后感觉你的伤口更奇怪了……”

“啊?”

叶碎碎低头看去,伤口处被暗红色的碘酒染得面目狰狞,被撕开的细小皮肉白花花地朝外翻着,原本看上去能不疗而愈的伤口,此刻像一张血盆大口。

“你这手法也太狂野了……还是我自己来吧,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吧。”叶碎碎说。

夏辰安被赶了出去,极不悦地蹲在住院部大门的墙根下,边拿着小石子在地面上画叉边自我反省。

啧,紧张了。

本来手法还可以再娴熟一点的,然而拿着棉签靠近她的时候手就忍不住地微抖。一份心思被分成了两半,一半心忧自己会弄疼她了,另一半则缠在少女白瓷一般光滑的皮肤上。

想到那种微凉的触感,呼吸都不稳了。

夏辰安掏出手机给江晟哲打电话,一接起来劈头盖脸就是一句“我想谈恋爱了”。

江晟哲在打游戏,手机来开着着免提,很淡定地回了他一句:“哦,对不起,我不提供这种服务。”

“想屁吃你。”夏辰安说,“你说我直接表白会不会吓到她?”

江晟哲手一抖,差点操作失误,提高声音对他喊到:“卧槽你想好了么?你俩什么关系啊你这么草率就打算表白了,闹着玩儿呢?”

夏辰安有一阵没说话,江晟哲以为他在认真考虑了,也不说话,继续打游戏。

不知道安静了多久,夏辰安突然又开口问:“你说结婚之前买房要不要买学区房?”

“什么?”江晟哲看着他,惊掉了下巴。

“我们这边学区房价格都高得吓人,我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负担得起。”夏辰安叹气。

“你你你你等一下,我有点跟不上你的思路了。”江晟哲甩掉游戏手柄,“刚刚不是才谈到表白,你就想哪去了?”

“早晚要考虑的,我以后的小孩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啊,我叫ta理科,叶碎碎教文科,ta以后学习肯定很好。”夏辰安不无嘚瑟。

江晟哲被他的语气渗得直起鸡皮疙瘩,不遗余力地打击他:“人家不定答不答应你呢,就开始想结婚以后的事了,我真服你。我看你就是以前浪狠了,严重失去了对形势的预判能力。现在的小姑娘不好骗了好吗?像叶碎碎这样带了脑子的,你再花半年都不定撬得动,你以前什么德性自己心里没点数么?你看她知道了还理不理你——”

夏辰安直接摁掉了电话。

真特么能叨叨,跟老太婆似的。

他按了按太阳穴,微微眯起眼睛,阳光打在他高挺的鼻梁上,投下一小片阴影。

刚刚好的天气,刚刚好的年纪,遇到了刚刚好的那么一个人,这辈子都没有放开的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