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美术生生存守则 > 第211章

第211章

作品:美术生生存守则 作者:暗夜千灯 分类:青春校园 字数:2225 更新时间:2020-04-02 13:52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美术生生存守则 妙笔阁小说网(imiaobige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夏辰安家的不知道哪个爷爷的战友,似乎是得了中风,夏老爷子下令夏教授携全家前往看望。

中风的兵爷爷住的是VIP病房,病房里自带的会客室比普通人家的客厅都大,夏教授带着他们进来的时候,会客室里已经乌央乌央来了一兜子人,嘈杂得跟菜市场一样,进来查房的小护士直翻白眼,嚷嚷着叫他们安静点别打扰病人修养。

叶碎碎总觉得来医院看病人多数都是走个形式,出于礼数、出于交情、出于规矩,反倒没有几个是正儿八经关心病人情况的。

就像现在跟着夏辰安进了病房,对着一帮子眼熟眼生的亲戚大眼瞪小眼,夏教授一个眼神扫过来,夏辰安立刻装起乖儿子一个个叫人,叶碎碎就跟着他鹦鹉学舌乱七八糟叫一通,“二爷”、“三爷”、“舅老爷”、“表大爷”。

叫完了一圈才轮到病床上那个干瘦的小老头。

姜女士正坐他床边眼神凄凄切切,情深义重嘱咐小老头注意身体,不知道的得以为这床上躺的是叶碎碎她外公。

叶碎碎觉得讲漂亮的场面话简直是成年人世界特有的招牌绝技,你来我往虚与委蛇,谁比谁情深,谁把谁当真。

“这是辰安和碎碎。”

姜女士让开位置,让他俩站到床前。

床上的瘦老头儿点点头,说:“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叶碎碎心说咱俩之前见过么,随后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跟夏辰安说话,自己是附带的。

“嗯,爷爷好。”夏辰安略躬身鞠了个躬。

叶碎碎愣了一下,没想到看个病人还要行这么大礼,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着鞠躬,还在犹豫的间隙,夏辰安已经从背后把手伸过来,按着她脖子半强迫地让她欠身。

叶碎碎感觉后脖颈一热,顺着夏辰安的力道就下去了,心里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她发现夏辰安对她动手动脚得越发顺手了。

夏辰安略欠身就起来了,看见叶碎碎还笔直得躬着呢,抓着她头上的小揪揪就把她往起拎。

叶碎碎起身,一巴掌给他手扇开:“别给我头发弄散了,早上盘了二十分钟呢。”

夏辰安走到一边,嘴角翘起,顺手在她头上又揪了一把,然后挑衅似的看着她。

“你……”叶碎碎叹了口气,决定算了随他揪吧,夏三岁。

夏辰安都做好被抽一顿的准备了,看她没反应一点都没觉得受宠若惊,相反还很失望,作死地又伸手揪住。

叶碎碎面无表情,也就是夏辰安她能忍到现在,换了别人头上的毛已经被她拔光了。

自己挑的人,还能怎么办,宠着呗。

夏辰安也没真的打算把她惹炸毛,只是捏了几下意外地发现手感不错,有一搭没一搭地就想碰一下。

叶碎碎怕他没完了,侧头跟他说话:“你刚为什么要鞠躬,还拉我一起,看着傻不愣登的……”

“傻不愣登的你还鞠着不肯起,跟遗体告别式似的。”夏辰安说。

叶碎碎脑补了一下他俩刚刚鞠躬的画面,笑得停不下来,太傻了。

夏辰安也跟着乐了一通,然后解释道:“那个老头子就喜欢这一套,打我小时候看到我就让我给他鞠躬,给我鞠成条件反射了。”

“你鞠成条件反射了还捎带上我干什么,看着跟……”叶碎碎及时收住了话头,把“拜堂”俩字吞了回去。

夏辰安没注意她这一瞬间的情绪起伏,接着她的话道:“看着跟二傻子似的是吧,我弯下去那一瞬间也意识到了,想着不能就我一个人傻,怎么也得捎带上你……”

两人又傻乐了一通,刚才的小护士又敲门进来了,让病人家属把病房门口的急救床送到楼下大厅去,放这影响别的病人了。

大人们都在热络地聊天,夏辰安叶碎碎站得离门口最近,两人很自觉地就自己出去了。

叶碎碎以前还只在电视里看过病人躺在急救床上被送进手术室,兴致挺高昂地跟夏辰安说:“我坐上面你推我下去吧?”

夏辰安要笑不笑地看着她,两手往床杆上一撑:“你好意思坐上来,我就好意思推你走。”

叶碎碎看了看走廊里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和病人家属,终于还是没能战胜得了自己的羞耻心,不无遗憾地和夏辰安一前一后推着急救床进了电梯。

叶碎碎走在前面,到楼下大厅的时候,一小男孩儿一阵风似的刮过来,手上还举着把会发光的塑料剑,看到急救床很兴奋地推了一把,大喊着“德玛西亚”跑过去了。

事发突然,夏辰安在后面尽力拖了一把,但抵不过强大的惯性,急救床擦着叶碎碎滑了过去。

叶碎碎反应算快的,身体躲开了,但脚跟被什么东西猛的扎了一下,疼得她一瞬间飚出了眼泪。

“痛痛痛痛痛死了!”叶碎碎也顾不了形象了,抱着脚在原地打转,哀嚎不止。

夏辰安看着她突然跟只陀螺似的,自己蹦跶着原地打起转来,想笑又不敢笑,伸手去扶她。

叶碎碎正跟复读机似的喊着“痛痛痛痛痛”,突然看到夏辰安走过来,从背后以一个保护的姿势欲揽住她。

“你别过来啊!”

叶碎碎几乎是不经思考地脱口而出。

夏辰安也没想到叶碎碎会有这么大反应,手臂尴尬地僵在了半空中:“我……扶你。”

叶碎碎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,赶紧往回给自己找补:“我是说你不用管我,你先把那熊孩子揪回来让我揍一顿。”

“闹呢。”夏辰安收回手,改为攥住了叶碎碎的手腕,把她领到旁边的公共座椅上坐下。

往她伤口上扫了一眼,夏辰安半蹲在地上,轻声道:“刮了一道口子,出了一点血,我去给你买点创口贴什么的,你在这等我?”

“不用。”叶碎碎说,“多大点伤口,我都担心你创口贴还没买回来呢它就结痂了。”

夏辰安笑起来:“你一小姑娘怎么活那么糙呢?刚是谁叫得惨绝人寰的,这会儿又装没事儿人了。别看伤口不大就不当回事儿,到时候留疤了,以后嫁不出去。”